澳门威尼斯人手机版

  您所在的位置:康巴传媒网 >> 文化 >> 康巴人文 >> 浏览文章

从荒原到迪庆高原

甘孜日报    2022年12月16日

◎扎西尼玛

2021年一场雪之后,迪庆文学界在香格里拉开了一次“迪庆文学创作座谈会”,在会上,王珍奇老师说:“我觉得我们文人还是要相轻,不要总是嘻嘻哈哈,乐乐呵呵的。”王珍奇老师是迪庆文人中最为特立独行的人,话锋犀利,不绕弯子,真诚而坦荡。他的杂文深受大家喜爱。他的语言,他的幽默和风趣,他的想象力,他厚实的文学根基,令人震撼。只不过王老师不喜到处投稿,自谑为“边缘人”。

迪庆文学界有一种大家自认为很好的风气,就是:文人不相轻。这跟迪庆这片土地养成的人文精神有关系吧。大家都非常珍惜缘分,认为缘分是人的生命里难得的机缘,因此会细心地去呵护它,不会去嫉妒别人,在人前人后相互拆台。李贵明得了“骏马奖”,大家高声欢呼,说他得奖实至名归。李贵明那时还在矿山上工作,每次出差出来,大家便要聚在一起,吃他一顿,又喝他一场。吃喝完了还不尽兴,还要跑到歌厅去唱歌。大家喝着、唱着、闹着,突然间,李贵明站起来让人关掉音响,身子有些摇晃地说:“那些歌不要唱了,不是我们唱的,我们就唱我们自己的民歌,我们有我们自己的歌嘛。”于是,发出悠长的歌声,歌声起起伏伏,布谷鸟在他的歌声里叫起来,春天被他召唤到我们的脑海里。歌还没唱完,央今拉姆、次仁此姆、永基卓玛、单增曲措等等一帮女的就尖叫起来,来,奖酒奖酒!李贵明不吃这一套,沉着脸,“歌还没唱完奖什么酒,坐起。”于是女士们回归原位,李贵明歌声再起,踏步而舞。

央今拉姆的小说得奖了,被《小说月报》选载了,大家都电话祝贺一下。

此称的作品走出去了,大家感到由衷地高兴,希望他能够走得更远。

是的,王珍奇老师说的对,迪庆文学确实缺乏一种奋斗和竞争精神。那就期盼着迪庆文学在智慧积累和精神塑造中不断争取突破吧!

此时,窗外传来一首民歌,嗓音高亢,辽远,裹着沙哑:

当雄鹰飞过的时候,

雪山已不再是从前的模样,

因为他那翅膀的阴影,

曾经抚过了石头之上。 (全文完)


  • 上一篇:深情地爱你
  • 下一篇:夜宿木雅藏家

  • 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thxsjjng.com/html/wh/xkbrw/85702.html
  •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