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威尼斯人手机版

  您所在的位置:康巴传媒网 >> 文化 >> 康巴人文 >> 浏览文章

夜宿木雅藏家

甘孜日报    2022年12月16日

◎朱仲祥

自跑马溜溜的康定城出发,朝着预约的木雅藏族民宿奔去。汽车在旅游公路上一路疾行,翻越冰雪覆盖的折多山垭口,穿过深冬依旧秋黄连天的草原,黄昏时分终于抵达预约民宿所在的塔公小镇。

海拔3750多米的塔公镇,坐落在木雅景区,举头可望见雅拉雪山闪烁在天边。镇子并不大,却精巧干净,临街都是三四层的楼房,铺铺排排向前延伸。去往新都桥的川藏线贯穿镇子,恰似小镇伸出的两条长臂,一头挽着青藏高原,一头牵着四川盆地。绚丽的晚霞照在红白辉映的藏族风貌建筑上,散发出明快而又热烈的色彩。放眼宁静的街道两旁,酒店旅馆商铺学校应有尽有,一块块招牌在阳光下鲜亮耀眼;两排漂亮的莲花路灯,整齐排列直通向镇外,一面国旗飘扬在某机关的大门上。整个镇子温馨又宁静,旅游交通的发展,改变了它“一片孤城万仞山”的落寞苍凉。

正惊异于小镇黄昏的宁静美丽时,一大群牧归的牦牛,悠闲地走进镇子来,走进不知谁家的牛圈。它们黑黑的身影连成一片,如黑色的潮水涌进街巷。即使见了来往的汽车,它们也不惊不诧,一副吃饱喝足之后的慵懒满足之态,同时也摆足了塔公草原主人的派头,在我们这些贸然闯入的远客面前不卑不亢。

我们没有急于投奔民宿,而是流连在镇子外,期待在这个晴朗的黄昏,能够一睹雅拉雪山“日照金山”的风采。

镇子外有小河流过,跳跃的浪花不时辉映出耀眼的波光。小河与镇子之间是一座足球场大小的广场,广场边就是著名的千年古刹塔公寺。塔公寺是萨迦派寺庙,素有“小大昭寺”之称。据传,公元641年,大唐文成公主带着和平的使命进藏和亲,与松赞干布完婚途经塔公时,看到此处草地风光清灵秀美,便在此修建了这座寺庙,不仅留下了可触可摸的皇家气派和盛唐气象,也留下了一段民族团结的佳话。

但我们来时是疫情特殊时期,佛寺暂时没有对外开放,我们只能流连在外边的小广场,神往地打量夕阳下金光闪闪的寺庙金顶,翘望那些高出于红墙的佛塔塔尖。寺院旁边高耸着一座山峰,应该是塔公镇的制高点,山巅建有一座圆润洁白的佛塔,在绚丽晚霞的映衬下,显得庄严肃穆。佛塔四周的五彩经幡,在傍晚的山风中猎猎招展,昭示着塔公草原的吉祥幸福。也有一条长长的栈道,自下而上通向斜阳暖照的山顶,只是同样的原因,我们不得不打消上去观山景转佛塔的念头。

没想在我们之前,早有几位摄影者在路边选好了最佳位置调好了镜头,很有耐心地望着远方闪亮的雅拉雪山,静静等待晚霞的嬗变。

随着太阳西沉,晚霞渐渐燃烧起来,将天上的云朵变成了玫瑰的浪漫色彩。近处的草原也受到了感染,渐渐从金黄变成了火红,整个草原如一片燃烧的海。而在更远的东方,在一片起伏的群山之上,银色的雪峰也被涂抹上了胭脂色,在夕照中闪烁着金灿灿的光芒。此刻的雅拉雪山,楚楚如出浴之女神,尽显高贵典雅的神韵和光彩照人的风采。

美好的时光总是有限的。太阳隐藏到西山后面去了,天空的云彩渐渐暗淡,雅拉雪山随之消隐了光彩,只将波涛般起伏的妙曼剪影留在东山之上。

正在惆怅间,却见一轮上弦月升起在瓦蓝的夜空,弯弯的造型如童话般可爱;月亮四周布满了璀璨的星星,在我们的眺望中钻石一般闪闪烁烁,感觉是那么切近,仿佛伸手可摘。草原在月色星光下沉沉睡去,睡得那样香甜那样沉醉,远远望去一片朦胧,显得深邃而神秘。

此时,镇子上的街灯却分外明亮,将高原小镇映照得一片辉煌,如天上的街市。我们来到预定的民宿,藏汉文对照的店招已是霓虹灯闪烁。底楼是吧台、客堂和厨房,上面两层是十多间客房,皆出人意料的整洁舒适,既有民俗文化内涵,又符合现代消费时尚。

客栈女主人叫尼玛拉姆,一位能干端庄的中年藏族女人,经营这家旅店已有多年,见到我们立即笑意盈盈地迎了上来,麻利地安排我们登记入住,整个过程并无多少语言交流,却都包含在她的悉心照顾中。丈夫是一位精干的藏族男子,此时正在厨房里一边忙着蒸牛肉包子,一边为晚来的客人煮牛肉面条。

进门,顺便参观了一下拉姆家的客堂。客堂位于大门左侧,面积不大却装饰绚丽精美,墙壁上悬挂的一幅幅彩绘唐卡、一只只铮亮的铜器,渲染着浓郁的藏文化氛围。客堂里摆放着曲尺形的沙发,茶几上摆满了牛肉干、青稞饼、炒花生、水果和饮料等,据说是为参加一个民俗节日准备的美食,庄重而又丰盛。此时的电视机正播送着当地藏族歌舞节目,翩跹的舞姿伴随欢快的旋律,木雅藏家的富足安康得到艺术的呈现。

客房安排在二楼,硬件按照宾馆标准客房来布置的,空调、电视、双人床和卫生间一应俱全。但总体风格却和楼下一致,于细微处彰显出浓郁的民俗风情。空调和电热毯已经开启,整个房间温暖如春,一种归家的感觉立即熨帖了我们。推开窗户向外望去,镇子上的藏式小楼鳞次栉比,大小院子一个挨着一个,一只只红灯笼远近闪烁。远处飘来悠扬的琴声和浓郁的烧烤香味,伴随着《祝酒歌》欢快奔放的歌声,一场篝火晚会正在热烈进行。

这时,尼玛拉姆又敲开房门,手里端着刚蒸好的牦牛肉包子,请我们品尝。接着,男主人也拿来一瓶青稞酒,一定要送给我们洗尘驱寒。却之不恭只好收下,我谢了夫妻俩的盛情,向他们致以节日的问候。

女主人也道了声:“旅途愉快,扎西德勒!”

次日一早,我们依依挥别塔公草原,以及草原小镇上的木雅藏家。我知道这个季节所见的高原小镇,并非是它鲜花盛开、水草丰茂的最美季节。但我们依然会铭记住它,铭记它晚霞中温馨而宁静的神韵,铭记它古老兼现代的别样风情,还有藏家待客的淳朴和真情。


  • 上一篇:从荒原到迪庆高原
  • 下一篇:做媒

  • 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thxsjjng.com/html/wh/xkbrw/85703.html
  • 0